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站内搜索:
首 页 新 闻 文 化 法 治 教 育 城 建 农 业 交 通
社 会 招 商 科 普 图 片 历 史 军 事 幽 默 数字报
 
无标题页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文学天地 >> 阅读文章
筒子楼里的邻居

发布时间:2017-07-25 14:48:01



   小学的时候,我随着父亲到他工作的煤城上学,那会儿正是煤炭系统红火的时候,厂里单是职工就有上万人。人多故事也多。
   当时,我们住在筒子楼里,那是个二层楼,上下一共住了20户人家。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,但最多的还是安徽北方人多些,他们是土著,像我爸爸这些因为兵团解散,从江南分流过来的人,被他们叫做南蛮子。
   记得,楼下东边第一户人家是阜阳人,他们家有四个孩子,老少三代人同住。家务事大多是那个媳妇承包,丈夫下了班,就喝喝酒,打打牌,老太太平时也不太说话。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:偶尔,做丈夫的去公共龙头担水,老太就急的跺脚,追出院门大叫“儿啊,马去”。初时,众邻不解。日子久了,大家也便知晓。那家的儿媳姓马,比丈夫年长5岁,向来在家做惯了。做婆婆的心疼儿子,养成习惯。只要看见儿子干丁点家务便要阻拦,于是这句“儿啊,马去”的口头禅便常挂口头。做媳妇的,长此以往,听了只做耳旁风,兀自干活,从不与丈夫、婆婆计较。
   两层楼上上下下共几十个孩子,正是淘气的时候,有时候和他家娃娃吵架了,就学他奶奶的话“儿啊,马去。”他家娃就急赤白脸地说:“弄个那啥啦!俺奶说了,俺们老家,婆娘都比老汉大。老话说,女大三,抱金砖。老婆就是要疼老汉。俺娘比俺爹大,稀罕的很,从不让俺爹干活。就是俺爹想干活也不中!”我们就撇撇嘴,伸出一根手指在脸上比划着羞羞他。
   二楼正对楼梯口的另一位邻居,丈夫姓余,家中三个儿子,老婆长得白白胖胖的,像个地主婆(我们私下里这样说,因为她从来不对我们这些孩子开笑脸),大人们有时候开玩笑,称那个丈夫“余怕怕”,我们这些孩子不解,追着问为什么,大人也不理睬我们。只是常常在楼道玩耍时,会见到这家丈夫下班后就楼上楼下忙个不停(我们的厨房设在过道,用水要到楼下的公用龙头),做妻子的不做家务。他家的三个儿子极乖,很少吵闹,走路都轻手轻脚的,不像他们的爸爸,上下楼梯从不空手,走起路来咚咚地响。我真害怕他会把铁楼梯蹬塌了,那我们怎么下楼玩呢。
   他家有道奇特的风景:一年三百六十日,只要你从他家经过,便会见到那个叔叔在客厅里好脾气的给妻子洗脚。在我们这些孩子眼里,她家的这位阿姨地位极高,像个女皇。以后,无意中听大人们聊天,知道了缘由。阿姨是城里人,是非农业,吃商品粮,叔叔是农村人,当兵后转业到这里工作的。那年月,城里人金贵,城里的女人更金贵,她们生的娃娃户口随母亲,也是非农业,长大后,招工招干都优先,阿姨嫁给叔叔算是下嫁了。当初叔叔找阿姨时就有约在先,阿姨说:“我进你家门,不做任何家务,只管给你生儿子。”叔叔满口答应,两人果真了得,各自金口,也都兑现了诺言。阿姨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,叔叔也就甘心情愿地照顾、服侍妻子。乖乖,好生了得!现在的人,哪里听说过这些,就是有的,哪有这二人牛呢!吐口唾沫变成钉,这两人还把个誓言当了真!
   最喜欢隔壁的邻居: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妻。丈夫叫双喜,高高大大,约有1.8米,妻子娇小玲珑,只有1.5米,套用现在的话说,两人是最萌身高差。他们刚结婚两年,因为年轻,家中老人不放心,孩子就留在乡下给爷爷奶奶带着。平日里生活很清净,夫妻二人,双进双出,恩爱得很。二人世界的潇洒,常常让我爸爸他们这些拖儿带女的年轻人羡慕的掉眼珠子。我亲耳听爸爸和几位叔叔喝酒的时候说:“隔壁两个人真快活,哪像我们,上班累不说,回到家,孩子哭的哭,闹的闹,鸡飞狗跳的,生活是一地鸡毛啊。”“哪不说呢?以前,家属和孩子在老家没带来,我们住在单身宿舍时多快活。还能去电影院看看电影,去图书馆借本小书看看,现在倒好!哎……”
   一天傍晚,正是吃饭的时候,隔壁突然传来哭声,声音越哭越大,边哭边大叫:“哎呀,双喜!哎呀,双喜!”是那个阿姨。她边哭边喊叫,哭得那个地动山摇啊,把我们上上下下的邻居都哭出来,哭到他家门口,哭进了门,哭得整个楼道和楼梯上站满了人。怎么啦?两人干架了?楼上楼下的大人孩子通通地跑出家门,准备去看稀罕。不曾想,进了门的人看到,双喜好好地抱着老婆,老婆抱着双喜的脖子还在哭,哭的快岔气了。双喜说,她想孩子了,喝了酒,酒多了,耍酒疯呢。慢慢的哭声小了,人也就散了,各自回了屋。不过,我好像再也没有听见爸爸他们说羡慕隔壁双喜夫妻的话了。
   筒子楼里一起住了七八年,因为孩子,邻居之间争争吵吵的没少发生,但过后也不当真。有时候,大人们还在那里较劲,孩子又抱在一起疯玩了。后来小楼要拆,厂里重新分了房子,我们这些邻居也就分开了。这几年,父母经常回煤城,每次回来都念叨,又碰到谁谁了,不由勾起了我的回忆。离开那里20多年了,我再也没有回去过。再说,小楼拆了,即使回去,也找不到过去了,对不对,我这样劝自己。

(孙月华)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离乡

相关文章

2016-02-03 10:16:54
2016-02-29 15:31:40
2016-11-08 15:02:42
2012-08-21 16:29:17
2014-04-23 09:02:21
2011-06-15 11:18:26
2015-01-14 10:14:04
2017-01-04 09:03:55

文章评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热点图片

县情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在线投稿 | 新闻热线 | 广告合作 |

Copyright 2017, 版权所有 www.whxnews.cn.  工信部备案:皖ICP备09028405号  皖公网安备 34022102000267号  皖网宣备090006号   广告经营许可证 证号3402014000011